江家的宝贝喵子

【魔道祖师阅读体】向死而生 章三

章三

#……

魏无羡发完疯出了大门,在莫家庄抛头露面溜了一圈,惊倒路人无数,他却乐在其中,开始体会到身为一个疯子的乐趣,连带对自己的吊死鬼妆也满意起来,有些舍不得洗掉了,心道:反正也没水,那就别洗了。他整整头发,一瞥手腕,伤痕没有任何淡化好转的迹象。即是说,给莫玄羽出一通气这样轻微的报复,远远不够。

难不成还真要他灭了莫家的门?

……老实说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#

“不是什么难事?这句话,可真有大魔头的派头。”聂怀桑笑眯眯的调侃道。

#……

怎么那几面立在屋顶和墙檐迎风招展的黑旗,这么眼熟?

这种旗子名叫“召阴旗”

……

至于为什么眼熟……能不眼熟吗。召阴旗的制造者,正是夷陵老祖啊!

看来玄门百家纵使对他喊打喊杀,对他做的东西却是照用不误的……

一名站在屋檐上的弟子见他围观,道:“回去吧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虽然是驱赶,却是好意,语气也和那些家仆大为不同。魏无羡趁其不备,跳起来一把摘下一只旗子。

那名弟子大惊,跳下墙去追他:“别乱动,这不是你该拿的东西!”

魏无羡边跑边嚷,披头散发,手舞足蹈,真是个十足的疯子:“不还!不还!我要这个!我要!”

那名弟子两步便追上了他,揪着他胳膊道:“还不还?不还我打你了!”

魏无羡抱着旗子死不放手,那名为首的少年本来在布置旗阵,被这边惊动了,也轻飘飘跃下屋檐来,道:“景仪,算了,好好拿回来就是,何必跟他计较。”

蓝景仪道:“思追,我又没真打他!你看看他,他把旗阵弄得一团糟!”

拉扯间,魏无羡已迅速检查完了手里这面召阴旗。纹饰画法正确,咒文也不缺,并无错漏,使用不会有差池。只是画旗的人经验不足,画出来的纹咒只能吸引最多五里之内的邪祟和走尸,不过,也够用了。

蓝思追对他微笑道:“莫公子,天快黑了,这边马上要抓走尸了,夜里危险,你还是快回屋去吧。”

魏无羡打量这少年一番,见他斯文秀雅,仪表不俗,嘴角浅浅噙笑,是棵十分值得喝彩的好苗子,心中赞许。此子旗阵布置得井井有条,家教也当真不错。不知道姑苏蓝氏那种古板扎堆的可怕地方,是谁能带出这样的后辈。

蓝思追又道:“这面旗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魏无羡便把召阴旗扔到地上,哼道:“一面破旗子而已,有什么了不起!我画的比你们好多了!”

他扔完拔腿就跑,几名仍倚在屋顶上看热闹的少年听他大言不惭,笑得险些从屋檐上跌下来。蓝景仪也气得笑了,捡起那面召阴旗拍了拍灰,道:“真是个疯子!”

蓝思追道:“别这么说。快回来帮忙吧。”#

江澄冷哼一声:“你倒是好心。”

蓝思追和蓝景仪也走了过来,对着魏无羡行了一礼:“多谢魏前辈。”

魏无羡摆摆手,说:“举手之劳,算什么?阿苑不错。蓝二哥哥教的好!”

蓝忘机抱着魏无羡眉眼温和,却不忘盯着蓝景仪看了一眼:“景仪,家规一遍。”

蓝景仪嘴上应下,心里却在哀嚎,看吧看吧,果然躲不过!

#魏无羡那头则继续游手好闲地晃了两圈,晚上才晃回莫玄羽那间小院子。门闩已断,满地狼藉无人收拾,他视如不见,在地上拣了块干净点的地方,继续打坐。

谁知,这一坐还没坐到天亮,外界便有阵阵喧哗把他从冥想状态拉了出来。

一阵杂乱的脚步混着哭号、惊叫声迅速靠近。魏无羡听见几句话反复重复:“……冲进去,直接拖出来!”“报官!”“报什么官,蒙头打死!”

他睁开眼,几名家仆已闯了进来。整个院子火光通明,有人高声叫道:“把这个杀人的疯子拖去大堂,让他偿命!”

……

魏无羡第一个念头是,莫非那几名少年布的旗阵出了差错。

他做出来的东西,使用稍有不慎便会酿出大祸,这也是为什么他之前特意去确认召阴旗的画法是否有误。是以几双大手拎着他往外拖时,魏无羡直挺挺的便让他们拖,也省得自己走了。拖到东堂,好不热闹,人竟不比白天莫家庄的镇民们聚集于此时少,所有的家仆与亲眷都出来了,有的还身穿中衣、不及梳发,个个神色惶恐。莫夫人瘫在座上,仿佛刚从昏厥中醒来,腮边犹见泪痕,眼眶仍有泪水。然而魏无羡一被拖进来,她的泪光立刻化作怨毒的冷光。

……

丧心病狂!

多少年没听到这个评价用在自己身上了,当真亲切。魏无羡指了指自己,竟无言以对。也不知道究竟是他有病还是莫夫人有病,要灭族灭门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之类的狠话他年轻时没少说,但大多时候也就是说说而已。若说到就真能做到,他早就称霸百家了。莫夫人根本不是要给儿子报仇雪恨,只是要找个人来发泄怨气。#

蓝忘机皱了皱眉,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见一旁的聂怀桑颤抖地叫道:“大……大哥!”

众人顺着聂怀桑的叫声看去,只见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,手中持刀,面上不怒自威,不是赤峰尊聂明玦,又是哪个?

听见聂怀桑的叫声,聂明玦转头看向这里,大步走了过来:“怀桑,这里是哪?”

多久了?有多久没有见到大哥了?聂怀桑激动地眼睛通红,却没忘记给大哥如是的解释一通。

一旁的众人思绪也不平静,赤峰尊不是已经…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既然他出现了,那其他人……

未待众人理出一个思绪,那位神秘的阿九姑娘又出现了。

“阿九姑娘。”魏无羡一眼就看见了她,迫不及待地追问,他指着不远处兄友弟恭(???)的身影,道:“赤峰尊……”未尽之意溢于言表,死人是怎么出现的?

阿九淡淡的说:“水镜上说过,阅读期间会有相关人等出现。”(言下之意:你们瞎吗?)

说完,阿九再次掐诀,又一面水镜出现。

“这面水镜,会显现画面。”没等众人追问,阿九就离开了。离群索居这么多年,与人相处总是不大适应。

“真是来无影去无踪。”魏无羡眼看没问出什么,嘴里嘟嘟囔囔的。他转头看向蓝忘机:“蓝二哥哥,你还记得一开始水镜上的那几行字吗?”

蓝忘机点头:“嗯,记得。水镜所言为命轨;阅读期间有相关人出现;水镜运转随心而动。”

魏无羡亲了他一口,夸他:“哎呦我们蓝二哥哥真厉害!”(蓝忘机:飘花花🌸🌸🌸)(江澄:没眼看,紫电警告.GIF)

那边聂家两兄弟叙完旧(聂导:唉,哥!哥我错了!我回去一定好好练刀!唉,别打别打,嗷!),走了过来。

“大哥。”蓝曦臣冲聂明玦打了个招呼。

“嗯。”聂明玦在蓝曦臣身边坐了下来,开口道:“我是在练刀的时候突然过来的,听怀桑所说,将来我会死去变成凶尸?”

咦?是过去的赤峰尊?

聂怀桑自是早在刚才的交谈中就知道了这件事,不就是过去的大哥吗?过去的大哥也是大哥。(聂导:大哥的手劲一如既往地大呢啊哈哈)不过事情到底如何还是要搞清楚的。

聂怀桑看向魏无羡:“我刚刚看见阿九姑娘了,你们在说什么?”

魏无羡把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,聂怀桑若有所思:“水镜随心而动吗?”

魏无羡听聂怀桑喃喃了这一句,灵光一闪,看向水镜,说:“既然水镜随心,那就是说,这水镜可以解答我们的疑惑了?”

只见原本的水镜颤了颤,突然晕开一片墨色,又幻出了几行字,而新出现的水镜中,则传出了声音,像是有人在读一样:

“行大以小,溃堤以穴。阅读期间所出现一部分相关人员,来自平行世界,命处转折之际,以后命运如何,只看自己选择。”

“也就是说,赤峰尊就是那一部分,是来自另一个世界还没有死去的赤峰尊,读完之后他还要回去那个世界,只是知道了未来,往后如何就看他自己选择了对吗?”魏无羡提问。

水镜:“是。”

“那另一部分人呢?”金凌好奇的问。

水镜:“暂无权限显示。”

“那好吧。”魏无羡说,“那我们就继续看吧,我倒是很想知道之后会出现什么人。”



商志到啦ε٩(๑> ₃ <)۶ з感谢ss @shimizu ,给你送发发(❁´◡`❁)*✲゚*🌸
阿凌的立牌也到了(*^▽^)/★*☆超级开心

不过,商志附赠的雅正集里居然只有40条家规?曾经抄过3000条家规的羡羡要哭了,后来看过4000条家规的羡羡要爆了,现在知道只有40条家规的羡羡要皮上天了!

ps:不过雅正集的封面很棒哦,雅正集旁边是切字法吗?

双开!两个都更了!我要膨胀了!啦啦啦~快夸夸我!(✪▽✪)


【魔道祖师阅读体】向死而生 章二

章二

#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。

一道惊雷炸在耳边:“你装什么死?!”

……

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:

本人作古多年,真的不是装。

这谁?

这哪??

他什么时候干过夺舍这种事???#

大名鼎鼎的夷陵老祖 一朝重生居然就被踹了一脚?

金凌有点不敢置信的瞄了魏无羡一眼,心里嘀咕:不是吧,这么惨啊?

魏无羡头大,这个水镜怎么竟显这些破事?弄得身边的蓝忘机和江澄一个比一个气压低……

劝也劝不动,魏无羡索性也不劝了,依在蓝忘机怀里,舒舒服服的看着水镜。

#……

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,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,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,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,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,活活就是个吊死鬼。

魏无羡有点无法接受地扔开镜子,一抹脸,抹下一手白粉。

万幸,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,只是品味清奇。一个大男人,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,关键是还涂得如此之丑。#

蓝景仪看了看水镜,又瞅了瞅歪在含光君怀里的魏无羡,小声地对蓝思追说:“魏前辈……是不是关注点有点歪啊?”还有一句话他没说出口: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,居然先注意自己的脸?

索性,蓝景仪没说出口,江澄帮他说了:“魏无羡!什么都没搞清楚,你就只关注那张脸?”

魏无羡看着从来到这里就一直暴怒的江澄,打着哈哈:“江澄你别生气……我那不是……”不是什么?魏无羡自己都不知道。脸多重要啊,谁不喜欢自己长的好看?邪魅狂狷的魏老祖,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……不过……“江澄你再生气,小心未老先衰啊,不知道怒伤肝吗?”

江澄冷眼瞪了他一眼:“你不气我,我就不会这么生气了。”知错犯错,死不悔改。

#……

 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——而是被人献舍了!

……

魏无羡心中不服。

 虽说他名声是比较差,死状又非常惨烈,但一不作祟,二不复仇,他敢发誓上天入地绝对找不到一个比他更安良本分的孤魂野鬼!#

“献舍啊……”蓝曦臣叹息一声。

江澄则垂眼看着自己的手,沉默不语……鬼道……就算和魏无羡和好了,就算知道魏无羡修鬼道是不得不为,可江澄还是没办法不恨鬼道……阿姐……

#……

断袖也就罢了,还是疯子。难怪满脸脂粉涂成老吊爷,难怪地上这么大一个鲜血淋漓的阵法刚才也没人觉得不对劲。只怕莫玄羽就算把整间屋子从地砖到墙壁到房顶都涂满鲜血,在别人看来也见怪不怪。因为人人都知道他脑子有病!#

“莫玄羽……”蓝景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当初,他在莫家庄,做过什么来着?

#……魏无羡轻轻一脚把阿童踢了个跟斗,笑道:“你以为你在作践谁呢。”

  踢完,顺着嘈杂声往东边走去。东院东堂里里外外围着不少人,魏无羡一脚踩进院子,便有个妇人高出旁人一截的声音传出来:“……我们家中有个小辈,也是个曾有仙缘的……”

  肯定是那莫夫人又在想方设法和修仙世家牵桥搭线了。魏无羡不等她说完,忙不迭挤开人群钻进厅堂,热烈地挥手道:“来了来了,在这在这!”#

蓝景仪痛苦地闭了闭眼,完了,居然真的是莫家庄!

聂怀桑无意间一回头,就看见蓝景仪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,逗的他一乐,这小孩……性子鲜活,倒真不太像姑苏蓝家的人。

#堂上坐着一名中年妇人,保养得当,衣着贵丽,正是莫夫人,坐在她下面的才是她那入赘丈夫。对面则坐着几名背剑的白衣少年。人群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怪人,所有声音戛然而止,魏无羡却仿佛对凝滞的场面浑然不觉,觍着脸道:“刚才是谁叫我?有仙缘的,那可不就是我吗!”

  粉抹的太多,一笑就裂,扑簌簌往下落。有一名白衣少年“噗”的险些笑出声来了,被一旁似乎是为首的少年不赞同地看了一眼,当即正色。#

蓝忘机回头:“景仪。”

蓝景仪起身:“含光君,弟子知错。”想了想自己当初所作所为,蓝景仪几欲升天……这要是都被含光君知道了,他怕是要抄家规了……呜呜呜……悔不当初……

#魏无羡循声随眼一扫,略吃了一惊。他本以为是没见识的家仆夸大其词,谁知来的竟然真是“显赫家族”的仙门子弟。

  这几名少年襟袖轻盈,缓带轻飘,仙气凌然,甚为美观,那身校服一瞧就知道是从姑苏蓝氏来的。而且是有蓝家血统的亲眷子弟,因为他们额上都佩着一条一指宽的卷云纹白抹额。

  姑苏蓝氏家训为“雅正”,这条抹额意喻“规束自我”,卷云纹正是蓝家家纹。客卿或者门生这种依附于大家族的外姓修士,佩戴的抹额则是没有家纹的。魏无羡见了蓝家的人就牙疼,上辈子常常腹诽他家校服是“披麻戴孝”,因此绝不会认错。#

“披麻戴孝?”纵是修养再好,蓝曦臣的笑也有点僵了。身后聂怀桑几人则在忍笑。

“泽……泽芜君……”魏无羡干笑几声,怎么这些心声也披露出来了?哎呦,蓝二哥哥你轻点,我的腰要青了!

蓝曦臣看了看魏无羡,又看了蓝忘机一眼,宽容地放过了他(读弟机:算了,反正忘机已经决定好好管教无羡了,括弧笑……)

#……

谁知,魏无羡又道:“说起来,他不光不该偷我的东西,更不该夜半三更去偷。谁不知道,本公子可是喜欢男人的,他不知道害臊,我还知道瓜田李下呢。”

莫夫人倒吸一口冷气,大声道:“乡亲父老面前说什么话!真是不要脸,阿渊可是你表弟!”

论起撒野,魏无羡乃是一把好手。从前撒也要撒得顾及体面,不能让人家说他没家教,可如今反正他是个疯子,还要什么脸,直接撒泼便是了,怎么痛快怎么来,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:“他明知道自己是我表弟还不避嫌,究竟是谁更不要脸?!你自己不要就算了,可别坏了我的清白!我还要找个好男人的!!!”#

江澄冷哼一声:“不知羞!”

聂怀桑看着魏无羡,笑眯眯地说:“魏兄还真是不拘小节。”






【魔道祖师江澄bg】同道携行第十四章

1、江澄bg,原创女主,成长流
2、双杰友情亲情向
3、不喜直接点叉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萌萌哒的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十四章
姑苏
彩衣镇
一年过去了,姑苏学业也告一段落,眼见着就要各回各家了,几位玩得好的世家公子聚在一处酒家,办了个离别宴。
聂怀桑哀叹一声,对着众人说:“这几年天天盼着结业回家,这次真能回家了我倒有些舍不得了。”一人奇道:“这有什么舍不得?”
聂怀桑撇了他一眼,愁眉苦脸:“你懂什么?在这里虽然有蓝老头,但是也能说的上自在。一回家,我大哥又要拿着刀追着我砍,逼我练刀了!”
众人大笑。聂怀桑的大哥倒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!
季萱看着众人喧闹,想着就要回家了,心里也有点不舍。她抿着碗里低度的糯米甜酒,看向一旁的江澄。
知道季萱酒量不好,这甜酒就是江澄帮忙换的,其他人就算顾着她年纪小,也没有这样的心细如尘。
季萱笑着对江澄开口:“之前一直听你说厌离姐多么多么好,等过些日子我去云梦你可一定要让我见见她。还有魏无羡,这么久不见,还真有点想他。”
江澄无视了季萱说的关于想魏无羡之类的话,说:“好啊,等你来了,我让你尝尝我阿姐炖的莲藕排骨汤。”
“那就这么说定啦!回家后我就找时间去云梦玩。”季萱笑眯眯的,“之前我问了我娘才知道虞夫人和我阿娘是好友,我生辰的时候她还差人给我送了生辰礼呢!到时候我要好好谢谢她。”
江澄挑了挑眉,“生辰礼?是什么?能说吗?”
季萱看了看旁边闹着的一干同窗,说:“等回去了我再和你说。”虞夫人送她生辰礼的时候还不知道季萱来了姑苏,礼物自然是有关女子的,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。
这时聂怀桑朝角落这里喊了:“江兄,无忧,你们在这干嘛呢?怎么不一起玩?”
季萱与江澄对视了一眼,走了过去,“来了!”

宴后,就是真正的分别了。季萱笑着送走了江澄的船,登上了季家派来的马车。
马车速度不比御剑,但这次归家并无要事,季萱也就安安分分的呆在了马车里。如此晃晃悠悠过了四五天,才进了襄安境内。
襄安
归净坊
马车一停,季萱就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,扑进在门口等着的季母的怀里。
“阿娘!”季萱抱着季母的身子摇晃着撒娇:“我好想你啊~”季母摸着季萱的脸,笑得合不拢嘴: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阿娘也想你。”
季萱知道,季母其实一直不怎么同意她去姑苏,只是因为疼她才没说什么,怕自己阿娘数落自己,季萱熟练地转移话题:“咦?阿爹怎么没来?”没道理啊,阿爹这么疼自己……
听到季萱提起季父,季母脸上染了一些愁绪,她叹了口气,说:“好了,先回去吧。”
季萱见自家阿娘避而不谈,也不再嬉笑,跟着季母回了主院。
“阿娘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一会到主院,季萱就迫不及待地问出了口,自家阿娘的态度,实在让她不安。
季萱已经15了,季母也没避着她,她摸了摸季萱的头,说:“最近分家不安分,你阿爹最近一直在忙这件事。”
季萱惊讶,分家之乱不是已经被压下去了吗?什么事连自家阿爹都处理不了?不过季萱知道,她家阿娘是个典型的世家女子,向来不管家族事务,怕是只知道这么一点,便也不再追问,而是转移了话题:“说起来,小弟呢?他出生这么久了,我这个姐姐还没见过他呢。”
季母一听季萱提起小儿子,眉头就舒展了。她笑着说:“他才多大一点儿?怕是现在还睡着呢。”季母叫来一旁站着的红衣,说:“你去偏阁看看小少爷醒了没?要是醒了就抱来。”
季萱趴在季母怀里,语带娇气:“阿娘~你有了小弟,可不能疼他超过我,不然啊,萱儿可是不依的。”
季母点了点季萱的鼻尖,笑骂道:“当初是谁说会做个好姐姐的?现在倒是跟个小儿争起宠来了。放心,阿娘啊,最疼的就是你这个娇气包了!”
“阿娘~”季萱蹭了蹭季母的怀,脸有点红,自己真是幼稚,居然和小弟争宠,不过……“阿娘最好了~”
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难啊,要想铺垫和叙述方法,要找镜头感一帧一帧的磨,要找结构细化磨色差,要花掉大把私人时间,要查阅一大堆有迹可循的资料。会熬夜,会忘记吃饭,会脱发,会伤身体。


  


  每个圈子都是透明比大触多。


  


  产粮小太太男女都有,熬夜对皮肤不好,久坐对身体不好,从身体方面来说,弊大于利。


  


  而这些,小太太们都知道。


  


  为爱发电为爱产粮,真的是凭一腔热爱撑着。


  


  


  这个太太是神仙吧?


  文字怎么能这么空灵?脑洞怎么这么妙?图画怎么能这么美?镜头感怎么这么棒?MMD动作怎么能这么利落?刻章线条怎么这么干净?排版怎么这么厉害?还能这么操作?


  于是高声大呼:“神仙太太啊!”


  


  最初的最初,我以为“神仙太太”这个词是过度赞誉,后来我打肿了自己的左脸,然后又递上了右脸。


  


  我也嗷嗷叫着别人神仙太太。


  


  我很清楚,太太的能力还不足以封神,但是,你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神仙啊。


  你用文字,用图画,用视频……


  用你的点龙笔展示你的世界,而被你影响的我,任你进入我自己的世界,看着你排山倒海,腾云驾雾,看自己灰寂的世界被你点缀,楼台高起,星罗密布,万物复苏……(这形容有点羞耻中二,但这是实话)


  


  你让我看那些没看过的景色,听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歌,于是我欢呼雀跃,手舞足蹈。


  满心崇拜,满是喜爱和感谢。


  


  其实,每一句“神仙太太”都是一句羞于开口的“我爱你。”


  真的,至少我在嗷呜嗷呜喊的时候,心里想的是这个。


  


  喊完之后呢?


  不同领域还好些,同个领域情绪简直极端变化,从晴空万里到乌云密布再到瓢泼大雨不过一个念头而已:我是垃圾吧?我怎么这么差?没人喜欢我吧?我果然是垃圾吧?还要不要撑下去?


  


  撑啊!为什么不撑?那么那么喜欢这个cp,为什么不撑?


  


  不撑了吧,都没人看,没评论没推荐没有小红心,偶尔几个小红心也不过是礼貌性安慰鼓励吧,我看其他人产的粮就好了。


  


  可还是会不甘心,想一起玩儿啊。


  


  如果你能看到自己神仙太太的动态,你就会发现:咦,神仙太太也有神仙太太,神神仙太太还有神仙太太诶~


  你的烦恼神仙太太也有过,她现在还有哦,在看到特别棒的人以后,她也会很羡慕。想撑下去就闷头直追吧,为了有一天能和她一起玩儿。


  


  


  


  和朋友聊起来,什么才是对你的肯定呢?什么才是动力呢?


  


  评论,点赞,推荐,就算是一大堆:啊啊啊啊啊啊或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也能看好几次。


  


  不论哪个圈子领域,每次产粮,不论有没有求评论,其实都有句潜台词:我想和你们一起玩儿啊。


  你的太太一定暗搓搓在那头儿等着:和我说话吧,和我一起玩儿吧,我们一起吹这个cp啊~


  


  虽然她可能没说过,但她一定喜欢看评论,哪怕只是个表情。


  你们或许会从别人的粮里汲取力量给自己充电,温暖的,柔和的。


  小太太也会给自己充电,会从你留下的痕迹里,评论里面。


  


  


  


  但有些时候,正如你们不知道评论啥内容,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啊啊啊啊啊啊啊!


  你会想:会不会觉得我烦?我的评论是不是很无趣?很尬?T_T


  她也会想:这么回会不会不太好?会不会觉得我不好说话?会不会以为我不喜欢她?〒_〒


  其实双方都很喜欢对方,小心翼翼对待对方:可能你不知道,但我真的好喜欢你哦~你好棒的~
        这样患得患失,被对方轻易影响,很像双向暗恋是不是?


  其实说一大堆,就一个请求:小天使们,你们的肯定非常非常重要,无论是对小透明还是老透明,再优秀的人也需要肯定。在她们自我怀疑,妄自菲薄的时候,你的一个小红心,一句“我喜欢你”能点亮她一个世界,你也是她的神仙啊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觉得创作者和小天使们是一种互相支撑互相给予的关系:我给你支持,你给我庇护。一起在这里逃开那些压力和纷扰,寻求片刻安宁。小憩之后,再双双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  你可能喜欢窥屏,习惯无声支持,不过点个小红心,留个小脚印并不难,试试?


  


  


  最后,我知道你在看,你真的很棒!会羡慕会自卑,只有一个原因:你对自己严格又高要求,这是好事儿哦~


  


  
***  加一句,如果看到你的太太推荐这个了,别怀疑,她是在跟你表白!😘
  
*** 不用特意问,可以转载的,我的荣幸😊
  

【魔道祖师阅读体】向死而生 章一

章一

江澄正在莲花坞的校场练剑,突然一阵目眩。没有等眩晕感过去,江澄就立刻睁开了眼扫视四周。入眼的一片白茫茫,江澄的脸色更难看了,这里不是莲花坞!是谁?居然能如此轻易地将他换了地方?

没等江澄多想,远处的空地上就出现了一个个人影。

“舅舅!”金凌本来和蓝思追蓝景仪他们在密林夜猎,眼看着就要抓住那个作恶的邪祟,却突然换了地方,本来还在气恼,看见江澄却眼睛一亮,跑去了江澄身边。“舅舅,这里是什么鬼地方?”

“是啊,是啊,江澄你知道这是哪吗?”魏无羡和蓝忘机也出现了,本来还在打量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破地方,听见金凌的问话也跟着看向江澄。江澄皱了皱眉,本能的就想摸手上的紫电。虽然时间过去,两人也早已和好,可是每次看见魏无羡的嬉皮笑脸,江澄总是想抽他几鞭子(你别光说你倒是打啊,就会吓唬人)。

到底也没把紫电抽出来,虽然不耐烦,江澄还是回答了他们的问题 只是语气凶凶的:“我怎么知道,我也就是早来了一点儿而已。”

江澄往人影出现处扫视,冷笑了一声,道:“蓝曦臣,聂怀桑,还有蓝家的两个小辈也来了,这是要将四大世家一网打尽?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!”

“这里是玄天秘境。”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。

“谁!”众人大惊。

只见一个身着素色长袍,发间簪着一朵梨花的女子突然出现在高处。她没什么感情的眸子扫过众人,在一个紫衣身影上隐晦的停了一下,收回视线,淡淡的说:“我叫阿九,你们也可以就这样叫我,是我把你们带到这里的。”

不顾底下众人的骚动,阿九淡定开口:“大道至公,天道无情。然若是天道不全,为维持世界运转,就会出现一人成为世界支柱,这便是凡世所谓的天命所归。”阿九停了停,目光直直看向魏无羡,口中说道:“而你,便是此方世界的天命之子。”

魏无羡吃了一惊,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,大叫:“什么?我?阿九姑娘你搞错了吧?如果我真是你口中的天命之子,那我死掉那几年,世界也没毁了啊?”

站在他身后的蓝忘机,伸出手拽住了魏无羡,目光隐痛,似是又记起曾经苦苦等待的十三年。

魏无羡反握住蓝忘机的手,笑着哄他:“蓝二哥哥怎么了?别怕别怕,我已经回来了。”回来就不会走了。

蓝忘机抬眼看向他的眼睛,轻轻地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(蓝启仁:心绞痛)

江澄听见魏无羡的话,心中一痛,本来想说些什么,还没开口就看见魏无羡和蓝湛在那腻歪,他气的摸着紫电,咬牙切齿,心里暗忖:“大庭广众之下就这么腻歪,不知羞耻!云梦江氏的脸都被丢尽了!魏无羡!我当初怎么没抽死你呢?”

阿九在上方并没有在意底下的“闹剧”,她淡淡开口,算是回应魏无羡刚才的话:“天命之子并不代表不死之身,而是表示他们的一生都要遵从所谓的命轨。身为天命之子,既是幸,也是不幸。幸,是指他们被打落尘埃也会绝处逢生;不幸……”阿九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不幸,是因为你被打落尘埃,就是为了那一次的绝处逢生。”

底下的人都变得有些沉默,他们敏感地觉得这段话将会颠覆他们的认知……金凌东瞅瞅西瞅瞅,趁江澄不注意凑到蓝家两小那里,小声地问蓝思追:“唉,思追,他们怎么都不说话了啊?”蓝思追对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于是三人也跟着众人看向阿九,等着她继续说。

阿九见没人追问,就继续说了下去:“如今此方世界天道已全,不再需要天命之子。”阿九眼中隐隐透着痛色,口中不停:“然命轨运转自有其定数,轻易挣脱不得,我此番前来,也是受人之托,来帮你们摆脱命轨控制。”突然有些意兴阑珊,阿九抬手掐诀,空中出现了一方水镜,她看着众人道:“若要挣脱命轨,自要清楚命轨的运转,接下来,水镜会告诉你们一切。”说完,她袍袖一挥,整个人消失不见。姐姐……

魏无羡看着阿九消失的地方,对蓝忘机说:“这位阿九姑娘,修为真是高深莫测。”

蓝忘机沉默,他张了张口:“魏婴,水镜……”

蓝曦臣也看向上空的水镜,说道:“忘机说得对,阿九姑娘修为高深,早在我们都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体现了,现在还是这方水镜更重要,我总觉得阿九姑娘说的命轨……不同寻常。”(忘机说话了吗?读弟机君?)

江澄冷哼一声,骂道:“不分轻重缓急,死性不改!”说完眼睛转向和蓝家两小缩在角落的金凌,喝道:“金凌!躲那里干嘛呢?还不滚过来!”(金凌[垂头丧气,委屈]:哦。[小声哔哔]舅舅超凶!QAQ)

聂怀桑从一开始就没说话,现在却突然开口:“魏兄,江兄,你们谁知道这水镜怎么用吗?”(不愧是聂导,开口直抓要害!)

只见聂怀桑话音刚落,水镜就起了波澜,出现了几行字:

1.此镜将呈小世界命轨之数,以天命之子为主,以文字形式呈现

2.阅读命轨期间,会有相关人等出现

3.水镜运转,从心意而为

这几行字停了一会儿,确定所有人都看见了,才慢慢消散,镜面上墨色又缓缓组成了四个大字:魔道祖师。

“魔道祖师?”蓝景仪看着这四个大字,对一旁的蓝思追说:“看来刚才那位阿九姑娘说的不错,魏前辈的确是天命之子,在座的除了他,还有谁修魔道?又有谁能称得上一句祖师?可见这魔道祖师,就是魏前辈了!”

水镜上的文字一直在变幻。

#“魏无羡死了。大快人心!”

“好好好,果然是大快人心!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士英豪?”

  “还能是谁。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,云梦江氏、兰陵金氏、姑苏蓝氏、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,大义灭亲,把魏无羡那老巢‘乱葬岗’一锅端了。”

  “我得说句公道话:杀得好。”

  立即有人抚掌亮声应和:“不错,杀得好!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,他魏婴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……还谈什么别的。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,他倒好,公然叛逃,与百家为敌,丢尽了云梦江氏的脸,还害得江家几乎满门惨死。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?这就是!”

  “江澄居然就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,换了是我,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是只捅他一刀,而是直接清理门户,否则他也没机会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。对这种人,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。”

  “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?魏婴不是因为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、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而死的吗?听说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呢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这就叫现世报。我早就想说了,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,最后咬死自己,活该!”

  “话虽如此,可此次围剿乱葬岗,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点拟定计划,成功与否还难说呢。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,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。”

  “不是五千吗?”

  “三千五千都差不多。我觉得五千更有可能。”

  “果真丧心病狂……”

  “他死之前毁掉了阴虎符,倒也算积了点阴德,否则留下那鬼东西继续贻害人间,更加罪孽深重喽。”

  “阴虎符”三字一出,忽然一阵静默,似乎都在顾忌着什么。

  片刻之后,一人慨叹道:

  “哎……要说这魏无羡,当年也是仙门之中极富盛名的世家公子,并非不曾有过佳迹。年少成名,何等风光恣意……究竟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……”

  话题转移,议论声又纷纷然起来。

  “由此可见,修炼终归是非走正统路子不可。邪魔歪道,一时风光无限,好像很嚣张很了不起?嘿,最后是什么下场?”

  掷地有声:“死无全尸!”

  “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,归根结底还是魏无羡此人人品太差,天怒人怨啊。所谓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……”#

 
 

众人一见这一段话,登时脸色就变了。蓝忘机脸色发白,紧紧拉住魏无羡的手,而江澄手紧紧握着,脸色更冷。金凌担心地看了一眼江澄,搭上江澄的手,低低唤了一句:“舅舅……”江澄看了一眼金凌,没有拉下他的手。

蓝忘机语气闷闷的,抱住了魏无羡:“魏婴。”(思追儿,景仪:含光君在撒娇吗?妈耶,眼要瞎了!)

魏无羡拍了拍蓝忘机,又看了一下江澄,有些头疼,开口:“这些事都过去了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再说我当时名声的确不好,他们不拍手称庆,难不成还要为我哭一场吗?还是接着看吧。”

江澄瞪了他一眼,手上摸着紫电,冷冷的说:“你再不堪,也是我云梦江氏的人。”那里容别人胡说八道。

#身死之后,盖棺定论。所论内容大同小异,偶有微弱的异声,也会立刻被压了下去。

 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还有一缕阴霾挥之不去。

  虽说夷陵老祖魏无羡已身死乱葬岗,但事成之后,却无法召唤他的残魂。

  他的魂魄,也许是在被万鬼吞噬之时一同被分食了,又也许是逃逸了。

  若是前者,自然皆大欢喜普天同庆。然而,夷陵老祖有翻天灭地、移山倒海之能——至少传闻中是这样的,他若要抗拒召魂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一旦他来日元神复位,夺舍重生,届时,玄门百家甚至整个人间必将迎来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诅咒,陷入暗无天日和腥风血雨之中。

  因此,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压在乱葬岗顶后,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,同时严查夺舍,搜集各地异象,全力警戒。

  第一年,风平浪静。

  第二年,风平浪静。

  第三年,风平浪静。

  ……

  第十三年,依然风平浪静。

  至此,终于越来越多的人相信,也许魏无羡也没那么了不起,也许他真的神魂俱灭了。

  纵使曾经翻手为云覆手雨,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。

 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,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。#


蓝曦臣看了一眼蓝忘机,带着点喟叹说:“这……便是那十三年啊……”
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,我更了3000字!我超棒!









 

有了新脑洞忍不住开文了(/ω\)阅读体但是有女主,cp阿澄,女主戏份可能少的可怜,不拆忘羡,双杰已和好设定,有的人不会复活,到底是直接复活一些人还是让这些人带着记忆重生都不一定。女主cp阿澄只代表女主喜欢阿澄,不代表两个人一定会在一起。


【魔道祖师阅读体】向死而生 楔子

1.有女主,cp阿澄,后期上线,不一定在一起,cp阿澄只代表女主喜欢阿澄

2.不拆忘羡,双杰已和好设定

3.薛洋,金光瑶,藏色散人夫妇等不一定会复活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楔子

      魔道小世界

      芒荒山

      “轰隆——”

       “天道在上,今有女娲后人常宜,无功无德,享圣人遗泽,愿以己身,殉天道,补残规,袛承天序,大道鉴之!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噗赫——”常宜猛然喷出一口血。“姐姐!”阿九冲上来,看着常宜口中不断流出的血,眼泪不停的掉,“姐姐,我们不补天了好不好,我不想离开你,姐姐呜呜呜……”“阿九。”常宜拉住阿九的手,眼神软软的,“阿九,以身殉天,我不悔……咳咳……”常宜咳了咳,双指掐决,从腹中引出一团金光,不顾阿九的阻拦将之纳入阿九体内,“咳咳……这是我来此世之前,我们女娲后人一族世代救世所得的功德,可护佑你万法不侵……”常宜摸了摸阿九的头,笑着说:“阿九,以后,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照顾安儿……”“姐姐!”阿九惊慌失措地看见有点点金光从常宜的身上飞出。“姐姐呜呜呜……你不要走好不好……我们只守着安儿过不好吗……呜……”常宜看着身上的金光溢散开来:“阿九……我不是个称职的母亲……我没办法给安儿一个爹,也没办法陪着安儿长大……可是……”常宜在金光中,好像看见了当初的那个紫衣少年……“可是阿九……答应我……不要恨他……一切……都是我……一厢情……”愿。金光大盛,常宜的身体崩散开来,化作一幕金河,散于天地。“姐姐!”阿九徒劳的想要抓住溃散的金光,“姐姐……我答应你了……阿九答应你了……你回来啊……呜……”


回忆:

少年江澄:“哎,你为什么蹲在这里啊?要不是我把狗撵走,你就要被咬了!”

少年常宜:“我……我饿……我没力气走……”

少年江澄:“你饿了啊,那,那我去买馒头给你吃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给,慢点吃,不够我再给你买!”

少年常宜:“谢谢,唔,好吃!”


……阿澄……那个馒头……真好吃啊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安儿是阿澄和常宜的孩子,但是不是按普通方式有的,是常宜偷了阿澄的血用秘法感孕而生,所以阿澄不知情(别问我女主为什么一定要生了安安却不养,私设女主只有留下血脉才能补天,这也是为了女娲后人的血脉不断绝,至于逻辑……我没有_(:з」∠)_)


私设魔道世界为小世界,如果不补足天道世界就会毁灭


常宜是大千世界女娲后人,是意外流落到魔道世界的,因为大千世界对小世界的压制,所以常宜可以补天


阿九是常宜收养的妹妹,对于安儿来说是圣姑一样的人物,阿九的剧情说不定比女主还多


没错女主常宜就是因为一个馒头爱上了帅气的小哥哥江澄(/ω\)


【魔道祖师江澄bg】同道携行第十三章

1、江澄bg,原创女主,成长流

2、双杰友情亲情向

3、不喜直接点叉

   

   

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萌萌哒的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

    第十三章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吟?江澄!你别走!”季萱从江澄身后赶上来,拉住了江澄的袖子不让他走,她直直地看向江澄,问:“江澄,你在躲我,为什么?”几天前,江澄突然不再正脸看她,晚上的散步也单方面取消了,还常常不见人影。季萱有些疑惑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 江澄本能地避开了季萱的眼睛,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 江澄从来没想过,自己的这位知交,居然是一个做男子打扮的女娇娘。几天前,他接到阿娘的回信。阿娘信中说,襄安季家的分家是有些躁动,但是这些事已经被季家家主给压下去了。他还没松口气去告诉无忧这个好消息,就被阿娘接下来在信中写的事情给惊到了,阿娘……阿娘居然说无忧是襄安季家的大小姐,阿娘闺中好友的女儿,女扮男装来姑苏求学,要自己多加照顾?江澄知道,阿娘没有必要骗他,可是怎么会呢?无忧……无忧虽然有些腼腆,但是行事大气,并不像是娇养出来的世家小姐啊?江澄对这件事有点无法接受,再加上他之前也曾对着季萱勾肩搭背揉脑袋,之前不知也就罢了,现在知道了季萱的身份,回想起来总觉得有些尴尬不自在。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季萱,只好见人就躲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吟……江兄。”季萱见江澄不肯正面答她,口中改了称呼。“江兄若是不愿回答,直说便是,何必骗我?”江澄不知原因就躲她,季萱心里也有气,她本想心平气和的和江澄谈谈,若有误会解了便是,可见到江澄如此敷衍她,季萱还是有些难受。她冷了语气,说:“江兄若是不愿再与无忧交好,直说便是,季玄绝不会死缠烂打!”说完便想转身离去。“无忧!”这次换江澄抓住了季萱的袖子。江澄躲了这些天,心里也渐渐平复下来了,且不说季萱女扮男装事出有因,就说两人乃是知交,意趣相投,江澄也不会因为季萱的性别就与她断交,他刚刚只是突然被抓住,有些没反应过来罢了。江澄缓了一下语气,说:“无忧,我们回客院,好好谈一谈吧。”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季萱说了话就后悔了。自己怎么就被火气冲昏了头脑呢?江澄是什么人,自己还不清楚吗?别扭,闷,什么都不爱说,自己怎么突然就计较了呢?因此,江澄一扯她的袖子,季萱就停了脚。听了江澄的话,季萱佯装矜持了一下,就同意了。“好。”

回了客院,江澄把虞夫人的信拿出来让季萱看。江澄等季萱看完了信,才别别扭扭地说:“咳,那个,我并没有想和你断交的意思。我只是知道这件事觉得有些尴尬。我已经想通了,我们……咳……我们还是像之前那样相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季萱看向江澄,“晚吟……”她突然放下了自看到信后就一直提着的心,对着江澄笑了一下,说“谢谢你。”谢谢你不计较我的隐瞒,谢谢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不是ooc了啊(惶恐)


灵感枯竭了……卡文使我头秃